這麼說好了

自從高中二年級的那一次幹訓開始

自從發現了生命中的天使開始

我就開始不完整

我的不完整不是那種支離破碎的受傷

而是在心裡缺了那麼一角 慢慢擴大傷口

這是她給我的 我也開心的接受了

雖然明知道最後的結果不會有幸福的終點站存在

但我仍試著勇敢的走下去

每每見面 都有千頭萬緒糾結在心裡

到了嘴邊又吞了回去

有時候 這種事情真的不容易輕易的說出口

現在 我難過

不是為了那依然是天使的天使

只不過不屬於我

而是為了我自己的懵懂


我很想把一切都給收進儲藏室裡

就這麼封存起來

等到我想到她卻不再難過時候 再拿出來看看當時的我

當時的我 是個怎麼樣的人

跟以後的我又有什麼差別

大概是差不多的吧 畢竟現在的我都還不知道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改變


我想 我還不夠堅強

沒有堅強到能什麼事情都放的下

她不要 只是我還走不開

我用"她"是為了開始疏遠一些距離

一步一步來

作一件事情總得要積少成多的


很難想像我會有這麼不成功的一天

以往在下決心這麼做之前

總會考慮很多

壞的 好的 全部逐項條列出來

再分析一下最後的結果是好多過於壞還是壞多於好

如果壞多於好的事情我是一概不做的

但是這件事卻不一樣

我似乎沒有做任何的考慮就做了這麼一個決定

這一個會讓自己徹底受傷的決定

我決定要不顧一切的去愛她

我也不再隱瞞了

就像她問過我的:「猜測很累,對不對?」

是啊 我很累 我真的很累

當你準備用一輩子的時間去珍惜一個人的時候

又被她給狠很的敲碎那遙不可及的夢想

怎能不痛

我一點都沒有怪她的意思

一點都沒有 真的

我希望她能夠永遠幸福

但那畢竟已經不是我能做到的了


現在我的眼睛已經快看不到了

因為淚水充滿了整個眼框 整個焦距已經亂了

我不會讓妳看到我受傷的樣子

我不會讓任何人看到我受傷的樣子


我知道妳知道

所以我就這麼說

付出的時候很快樂

儘管你知道最後的結果是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枷鎖

有勇氣有愛都還是不夠

怎麼努力的想牽妳的手

到最後握緊的只是自己的拳頭

受傷的是自己的胸口

痛的 是那一段 曾經被遺忘卻又永遠忘不了的日子


我現在 已經不再對愛渴望

或許對它徹底失望

這樣似乎有那麼一點憤世嫉俗

但是

我還不夠麻木 不夠麻木到什麼都不痛

所以 我難過

即使早在三個多月前就已經宣判

那時候 我好想抱著還存有那麼一點希望的時候死去

那時候 真的聽不見自己的呼吸

那時候 再傷感的旋律都不再動聽

那樣好嗎?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 妳一定不希望我這麼做的

如果我這麼做 就好像要用死來要脅妳一樣

不願妳承受那樣的痛苦

也不希望別人認為我是那樣的人


我很痛苦 但不希望妳也跟著我痛苦

妳是該要擁有幸福的人

最後留下的不該是我 也不會是我




我不好沒關係 反正我就是很好嘛!

以後或許還會更好的 這我不敢保證 或許挺難的就是了












janew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